• <i id='gyqgb'><div id='gyqgb'><ins id='gyqg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gyqgb'><strong id='gyqgb'></strong><small id='gyqgb'></small><button id='gyqgb'></button><li id='gyqgb'><noscript id='gyqgb'><big id='gyqgb'></big><dt id='gyqg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yqgb'><table id='gyqgb'><blockquote id='gyqgb'><tbody id='gyqg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yqgb'></u><kbd id='gyqgb'><kbd id='gyqgb'></kbd></kbd>
    2. <dl id='gyqgb'></dl>

      <acronym id='gyqgb'><em id='gyqgb'></em><td id='gyqgb'><div id='gyqg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yqgb'><big id='gyqgb'><big id='gyqgb'></big><legend id='gyqg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3. <span id='gyqgb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gyqgb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gyqgb'><strong id='gyqg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gyqgb'></in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yqg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兩盞燈籠伴田大膽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7
            康熙年間,河間府豆莊村出瞭個叫田畯的武狀元。

              田畯小的時候,教書先生就發現他不是個一般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田畯七歲上學的時候,學堂設在孫莊,村裡孩子們上學都得趟過一條河。田畯十二歲這年,學堂上夜課,這天正好下大雨,先生認為學生們不會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正等著,見孩子們陸續來瞭,一個個衣服都濕透瞭,唯獨小田畯身上連個水點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先生問:“田畯,你沒打傘,怎麼身上連個雨點兒都沒有?”

              田畯說:“我也不知道,我過河走路覺得象有人背我,一邊一盞燈籠陪著。”

              先生半信半疑地嗯瞭一聲,就把這件事記在瞭心上。講完課,雨停瞭,天也不早瞭。放學後別的學生都走瞭,先生故意把田畯多留瞭一會兒。

              等田畯走時,先生悄悄跟在後邊,看著虛實。出校門沒多遠,就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兩盞燈跑到瞭田畯的左右,接著就象飛似地上瞭路,過瞭河。先生覺得挺納悶。

              接連幾天,先生總偷偷看到有兩盞燈伴著田畯過河,而且這兩盞燈一天比一天亮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先生把田畯叫到屋裡說:“田畯,你過河身上沒沾過水點,還有兩盞燈送你,你跟我說一說,背你過河的那個人什麼樣?”

              田畯說:“背我的是個黑大漢,不說一句話,也看不清臉面。”

              先生說:“這樣吧,今晚他背你過河時,你摸摸他,問問他。”田畯記住瞭先生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放瞭學,來到河邊,那個黑大漢背起田畯就走,走到河中間,田畯說:“這水大,我害怕。”邊說也用手摸大漢的頭和臉,一邊摸一邊又說:“小鬼,小鬼,你好大個頭哇!”

              黑大漢說,“狀元老爺你好大個膽。”

              後來傳出來,學生們跟田畯叫田大膽。這以後先生對田畯更另眼相看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田畯跟先生說,送他的燈籠隻剩一個瞭。先生忙問:“這幾天你幹過壞事不?”

              田畯說:“沒有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先生叫田畯好好想想,田畯想瞭一會兒說:“噢,我想起來瞭,那天我幫我叔寫過一份休書,休我嬸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先生若有所悟地說:“那一定是休錯瞭,明天你跟你叔把休書要回來,就說改個字,要過來你燒瞭它。”

              田畯回到傢把休書騙過來,團瞭團吞到瞭肚裡。打這以後,兩盞燈籠又亮起來瞭,一直陪伴到田畯考上狀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