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ltohq'></fieldset>
<acronym id='ltohq'><em id='ltohq'></em><td id='ltohq'><div id='ltoh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tohq'><big id='ltohq'><big id='ltohq'></big><legend id='ltoh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dl id='ltohq'></dl>

      <ins id='ltohq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ltohq'><strong id='ltohq'></strong><small id='ltohq'></small><button id='ltohq'></button><li id='ltohq'><noscript id='ltohq'><big id='ltohq'></big><dt id='ltoh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tohq'><table id='ltohq'><blockquote id='ltohq'><tbody id='ltoh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tohq'></u><kbd id='ltohq'><kbd id='ltohq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ltohq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ltohq'><strong id='ltohq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ltohq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ltohq'><div id='ltohq'><ins id='ltoh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1. 枕頭精之枕頭姑娘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德音太父母在世的時候,給他說下一門親事。姑娘是鄰村的傅勒渾的女兒。這一年四月十八,德音太十五歲,姑娘十七歲,碰巧都去趕廟會,兩個人見瞭面。德音太偷偷送給姑娘一個手帕,姑娘從身上解下親手繡的荷包,系在瞭德音太腰上。雙方都覺得稱心如意。可是轉過年,德音太的父母死瞭,傢中隻剩下瞭他一個人。村子裡有個財主,見德音太年輕力單,無人替他主事,硬是把他父母留下的一點土地給霸占去瞭。傅勒渾見德音太窮瞭,便與他斷瞭親。可是傅勒渾的姑娘不忘相見之情,又扭不過父母之命,一賭氣投河死瞭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沒有瞭財產,娶親也沒有瞭指望,硬是氣得生瞭病。可是為瞭活命,還得帶著病身子去做工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沒有別的親人,隻有一個舅舅,日子過得也不寬餘。可是外甥沒有父母,舅舅不管誰管?他領著德音太去治病,沒有吃的給送糧,沒有穿的給他做衣裳。舅舅為德音太沒少操心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本來夠倒黴瞭,可是村子裡有一幫闊少爺們,吃飽瞭,喝足瞭,閑著沒事還要德音太陪伴他們開心。有一天晚上,德音太被闊少爺們硬是從傢裡拉出去打牌。德音太從來沒打過牌,也不會打牌,可是闊少爺們堵住門不放他走,結果德音太一個晚上輸瞭五十兩銀子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輸瞭銀子,債主天天找他要錢,逼得他實在沒辦法,隻好去求舅舅。舅舅聽說德音太要借五十兩銀子,嚇瞭一跳,問:你借這麼多錢做什麼?德音太怕說實話惹得舅舅生氣,可不借又不行,就瞎編個理由說:我說瞭個媳婦,得拿財禮錢。舅舅一聽外甥說媳婦,心裡挺樂:你說媳婦,別說跟舅舅借錢,就是給你也行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拿著舅舅的五十兩銀子去還債,債主收瞭銀子,還跟他要二兩利息錢。要是不還,還得利滾利。德音太被逼無奈又去找舅舅。舅舅問:你怎麼又來借錢瞭?

            德音太還是不敢說實話,又瞎編說:媳婦剛說到傢,沒有糧米日子不好過瞭。

            舅舅說:看你,娶媳婦也不告訴舅舅一聲;娘親舅大,你訥不在瞭,這麼大的事把舅舅都忘瞭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說:我手頭不行,沒敢大操辦,簡簡單單地就接傢來瞭。

            舅舅說:趕明兒個我去看看,今天我先把錢給你買糧米。

            舅舅關心外甥,說來就來瞭。德音太想躲沒處躲,要藏沒處藏,隻得硬著頭皮把舅舅迎進屋,說:舅舅,你來瞭。

            舅舅坐在炕上,見屋裡隻外甥一個人,就問:外甥媳婦呢?

            德音太不敢說:舅舅,我是唬弄你的,我本來沒娶媳婦。他咽瞭一口吐沫,說:在裡屋呢!

            舅舅說:我來看看她,從過門我還沒看過她的面呢!

            德音太又咽瞭一口吐沫。他明知不好,還是沖著裡屋喊:舅來瞭,你聽不著啊!快下地做飯!

            舅舅說:不用瞭,看看就行瞭!

            德音太又喊:舅來瞭,你倒是下地啊!

            舅舅見外甥喊瞭兩遍,裡屋也沒個動靜,心裡想,這是外甥媳婦不願見我呀!起身下瞭地,說:我還有事,改日再來吧!

            德音太的心像吊在半空的水桶,七上八下,見舅舅起身要走,桶底落瞭地。他為瞭裝得再像一點就掀起門簾進瞭裡屋,說:看你!連舅舅來瞭都不下地,舅舅要走瞭,快送送!

            舅舅見裡屋還沒有動靜,不再等瞭。德音太跟著他跨出房門,一個勁地說:小人傢姑娘,不行啊,沒教養,不敢見人。

            舅舅說:都是窮人傢,也不必講究什麼禮節瞭。媳婦說到傢。好好過日子,生個一男半女的,就不錯瞭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送舅舅到大門口,轉身回來,急忙跑進裡屋,從被垛上拽下個枕頭,抄起笤帚疙瘩,啪啪一邊打一邊說:你這個少打的貨,舅舅來瞭連地都不下,你這賤骨頭就得揍!

            德音太又是打又是罵,本是讓舅舅聽聽的,因為舅舅要走他傢房後。他是讓舅舅知道,他說媳婦是真的。舅舅走到房後聽見外甥打媳婦,心裡想:這何苦的,小兩口鬧掰生瞭,外甥媳婦不恨我嗎?他又想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見舅舅回來瞭,可傻眼瞭,勸仗還能對一個人勸嗎?他正急得不知怎麼好,忽然門簾一挑從裡屋出來一個小媳婦,身著紅旗袍,頭插銀扁簪,耳戴金耳環,一身新媳婦打扮,迎著舅舅說:舅舅來瞭,給舅舅請安!她親親熱熱把舅舅讓上炕,點燃一袋煙,又端來一杯茶,完後刷鍋做飯去瞭。

            舅舅吃完香噴噴的飯菜,樂呵呵地走瞭。德音太把舅舅送到大門口,幹站在那兒也不敢回屋。他本來沒有媳婦,從哪冒出來的呢?他心裡害怕得很。這時屋裡媳婦喊他說:快進來吧!

            德音太奓著膽進瞭屋,說:大姐,今兒個得謝謝你瞭,謝謝你在舅舅面前替我周全。要不舅舅知道瞭真情,該有多傷心。

            媳婦說:也難為你,舅舅來瞭,弄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說:舅舅對我千般愛憐,我對不起他啊!我對他說謊。

            媳婦說:我知道你是個正派人,被人欺負瞭,又遭到詐騙。這樣吧,我救人救到底,不走瞭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說:這真是求之不得,不知大姐從哪兒來,姓什名誰?

            媳婦說:你怎麼糊塗瞭,剛才你打的是誰?

            德音太一拍大腿,說:你是枕頭姑娘?

            媳婦說:從你出世我就陪伴你。你是個苦命人,我可憐你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和枕頭姑娘結成瞭夫妻,一連過瞭三年。三年裡枕頭姑娘知冷知熱地照顧德音太,德音太的病漸漸好瞭,身體也強壯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一天,枕頭姑娘說:我要走瞭,給你找個媳婦。免得我走後,你一個人孤單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舍不得枕頭姑娘,枕頭姑娘說:傅勒渾的姑娘本許你為妻,她因你而死;傅勒渾還有個小姑娘,也到瞭婚配年紀,我領你去把她要來。

            枕頭姑娘裝扮成已死的傅勒渾的姑娘的模樣,和德音太一起坐著車,來到傅勒渾傢。

            傅勒渾老倆口見大姑娘回來瞭,又高興又疑心,說:孩子,你回來瞭,沒死啊?小妹妹也親熱地拉著姐姐的手,說:姐姐,你還活著,我可想你瞭!

            枕頭姑娘說:我隨著水沖下去,一個打魚的老頭救瞭我,收養在他傢。前幾日,德音太阿哥外出辦事,從門前路過,被我看見,才知二老還在世。德音太尚未娶妻,便跟著一起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傅勒渾本因德音太窮瞭才斷的婚,這回見姑爺已不是寒酸模樣,姑娘打扮得也很是整齊,也就沒再說出不樂意的話來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在老丈人傢住瞭兩晚上。第三天晚上,枕頭姑娘和小妹妹一起餃子。小妹妹見姐姐幹活幹得麻利,就說:看你,像旋風似的。說旋風就來瞭旋風,地一聲窗戶開瞭,姐姐一眨眼沒有瞭。小妹妹跟著跳出窗外去攆,可連影子都沒見著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德音太要回傢去,問:我媳婦呢?全傢人正愁得不行,女兒是自己的,本來心疼,可以姑爺怎麼說呢?大夥都埋怨小姑娘,說她把姐姐弄丟瞭。小姑娘也急得沒法兒,就說:姐夫,不必難過,讓我去頂替姐姐好瞭。

            德音太趕著車把傅勒渾的小女兒接到傢,成瞭美滿夫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