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rmj7n'><em id='rmj7n'></em><td id='rmj7n'><div id='rmj7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mj7n'><big id='rmj7n'><big id='rmj7n'></big><legend id='rmj7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ins id='rmj7n'></ins><span id='rmj7n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rmj7n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rmj7n'><strong id='rmj7n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rmj7n'><strong id='rmj7n'></strong><small id='rmj7n'></small><button id='rmj7n'></button><li id='rmj7n'><noscript id='rmj7n'><big id='rmj7n'></big><dt id='rmj7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mj7n'><table id='rmj7n'><blockquote id='rmj7n'><tbody id='rmj7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mj7n'></u><kbd id='rmj7n'><kbd id='rmj7n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rmj7n'></i>

        <i id='rmj7n'><div id='rmj7n'><ins id='rmj7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rmj7n'></dl>

          1. 換差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年關將至,李秋寶孝心上來,準備給去世的雙親燒袱包,這是民間燒紙祭祖的習俗,好讓二位老人在陰間富富足足地過個年。
              這天,李秋寶稱瞭幾斤草紙,制成袱包,隻等寫上雙親的名諱和吉日化財的套語後就可以燒祭瞭。無奈,這李秋寶目不識丁,哪裡寫得瞭袱包,他一尋思,便提瞭袱包去找在傢坐館的孫秀才。
              不巧,這孫秀才正在往自傢菜園裡挑糞。清理茅坑也是民間過年的習俗。李秋寶一見就喊道:孫先生,這粗活哪是你秀才做的,今天,我們換個差,你替我寫袱包,我替你挑糞,如何?孫秀才見有這般好事,就撂瞭糞桶,接過李秋寶遞來的袱包往傢裡去。
              且說這孫秀才的菜園正挨著李秋寶傢的,李秋寶將糞挑到田頭的時候,見自傢園裡的菜黃蔫蔫的,心裡的小九九就動起來瞭,於是將孫秀才傢的糞大部分潑到瞭自己傢的菜園裡。很快,李秋寶就把糞挑完瞭,這邊孫秀才也寫完瞭袱包,兩人客套幾句後就分手瞭。
              再說,第二天早晨,孫秀才正在搖頭晃腦地領著學生讀書,孫娘子從外面進來,一把奪過他的書,嚷道:那李秋寶把我們傢的糞都潑到他田地去瞭!說著就把他往外拉。孫秀才掙脫瞭手,說:不就是一點糞嗎,比我教學生還大?孫娘子卻越發有氣:一點糞確實是小事,可他李秋寶不該欺騙我們,今天說什麼也得向他討個說法!你去不去?孫秀才拿孫娘子沒辦法,不情願地說道:好,我一會兒就去還不行嗎?
              孫秀才內心裡確實不想去,見娘子就站在一旁等著他,心想今天不去肯定是不行的,便佈置學生描紅,自個兒去找李秋寶。
              李秋寶遠遠地看見孫秀才朝他傢走來,暗想一定是自己做的事讓他發現瞭,不覺心虛得溜進屋去。孫秀才見李秋寶分明看見瞭自己卻不主動迎上來,心裡也直嘀咕,莫非……他定瞭定神,還是往李秋寶傢走去。等進瞭門,李秋寶滿臉堆笑,又是讓座,又是倒茶,孫秀才看在眼裡,心中有瞭數,暗想你李秋寶平日裡何曾這樣待過我,正要開口問他挑糞的事,忽然瞟見瞭放在一旁的一疊袱包——這袱包正是他昨天替李秋寶寫的,便轉過話頭問:昨天寫的袱包怎麼還沒燒?”“昨天本來要燒的,可侄子捎信來說明天回傢一趟,就沒燒瞭。”“你侄子明天回傢?”“是的,都幾年沒回傢瞭,說是今年要回傢祭一下祖。李秋寶有個侄子在縣衙門裡當差,孫秀才是知道的。聽李秋寶說出這事來,他忙走上前去把那疊袱包提在手中,說:幸好你昨天沒燒,也怪我粗心,當時隻顧趕著寫,竟忘瞭寫吉日化財幾個字,我就是為這事來的。一邊說一邊退出李秋寶的傢門。
              孫秀才蔫頭耷腦地回到自傢來,一見娘子還在等著他,連忙把手中的袱包往後藏,卻被孫娘子看出瞭蹊蹺,搶前一步,從孫秀才手中奪過袱包,一看,頓時什麼都明白瞭,原來孫秀才在袱包上寫的是他已故雙親的名諱。孫娘子氣不打一處來,把袱包往孫秀才懷中一摜,瞪瞭他一眼,說:原來是請安的撞到瞭叩頭的,小人碰到瞭小人!
              孫秀才哪裡顧得上羞愧,李秋寶的侄子明天回傢,眼下趕緊的是得替他把袱包補寫完。怎麼補?當然是重新用白紙包上,而且還要做得不露痕跡,否則事情敗露,這館今後還怎麼坐得下去?事情至此,孫秀才隻得自認倒黴。可誰知第二天,那李秋寶的侄子不知何故沒有回傢。孫秀才糞讓人挑瞭,又賠瞭三十多張白紙和工夫,眼睜睜地吃瞭一個睜眼瞎的虧,怎麼也轉不過心中的那口氣來。
              一轉眼年關到瞭。這天早晨,李秋寶一手提著十個雞蛋,一手拿著兩張紅紙,來到孫秀才傢,他是來請孫秀才為自傢寫春聯的——在鄉間,逢年過節請先生舞文弄墨,一般都要送個入門禮,以示對讀書人的尊重。按說幾天過去,孫秀才的氣也該消瞭,何況李秋寶這次是帶瞭入門禮的,可是,他一見李秋寶又來求自己,那口不平的氣又冒出來瞭。
              過瞭半天,李秋寶來取對聯,可還是紅紙放在那裡。李秋寶畢竟底氣不足,試探著問:先生,我傢的春聯……”孫秀才要緊不忙地說:李秋寶,上次你求我給你寫袱包,我們換的差是吧?今天,我們再換個差如何?李秋寶不知孫秀才用意,結巴著問:……還換什麼差?”“還換你幫我傢挑糞呀!”“你傢茅坑裡……不是沒糞瞭嗎?孫秀才慢條斯理地反問道:既然我傢茅坑裡的糞都是你幫著挑完的,那我傢園裡的菜怎麼就沒有你傢的長得好?
              李秋寶見事已敗露,雖然心裡羞愧,嘴上卻並不完全認輸:先生,這挑糞的事是我的錯,我承認,但你又是怎樣給我寫袱包的?這話讓正從房間走出來的孫娘子聽見瞭,她連忙走上前來替孫秀才解圍:這袱包後來不是都改成你父母名字瞭嗎?
              孫娘子這一說不打緊,反而讓李秋寶抓瞭把柄,他指著孫秀才說:你來我傢把袱包又提回去,我真以為你是把吉日化財寫漏瞭,沒想到你寫的不是我父母的名字,你欺我不識字不是?他一邊說,一邊去取他的紅紙,高聲嚷嚷道:這春聯別寫瞭,免得又在我傢的神龕上供你的祖宗。
              孫秀才哪裡料到關鍵時刻讓自己娘子壞瞭事,他生怕李秋寶把事張揚出去,趕緊拉住,央求著說:別嚷瞭,就算我們扯平瞭好不好?春聯我這就給你寫,挑最好的寫,入門禮也不要你的。孫娘子明白過來,也從中好言相勸,李秋寶總算得理饒人,松開瞭手。
              孫秀才說到做到,春聯寫好後,真的讓李秋寶把之前帶來的入門禮也一起帶走瞭。不過,李秋寶回傢後,也操起扁擔挑起糞桶,把自傢茅坑裡的糞挑到田頭,全部潑在瞭孫秀才傢的菜園裡。